本站公告:
>

欢迎来到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

网站访问次数:
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新闻动态  媒体采访
油气改革方案或年内落地 专家:体制改革也应跟上

时间: 2016-12-07 来源: 国际金融报 作者: 浏览次数: 0

| 更多

据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不完全统计,近三个月来,国家发改委出台的油气改革文件已达7个,主要聚焦输配体制改革和价格市场化两大问题,并在福建开启门站价格市场化改革试点,诸多举措被业内认为是为年内出炉的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“鸣锣开道”。

一位国家能源局工作人员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目前正在稳步推进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,配合国家发展改革委推动《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,于2016年底前出台。

从企业层面动作看,管输价改、管网独立、市场准入、价格放开等方面有望成为此次油气改革的重头戏,

政策七连发

油气改革的总体方向可概括为:放开垄断性领域的竞争性业务、实行全产业链的公平准入。

8月末以来,国家发改委陆续发布《关于加强地方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降低企业用气成本的通知》、《天然气管道运输价格管理办法(试行)》、《天然气管道运输定价成本监审办法(试行)》、《关于明确储气设施相关价格政策的通知》、《关于做好2016年天然气迎峰度冬工作的通知》、《关于推进化肥用气价格市场化改革的通知》、《关于福建省天然气门站价格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》一系列政策。

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景春梅看来,能源市场化改革,从根本上是要解决产业放开和市场开放的问题,“在过去,我国的油气产业集中度比较高,价格主要以政府指导价为主,通过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仍待完善”。

国家能源局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透露,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天然气仍将面临供大于求的困局,到2020年我国天然气供应量将达到3650亿至4000亿立方米,但消费量只有3250亿立方米,约有400亿至750亿立方米天然气过剩,这背后有市场体系建设滞后、天然气缺乏调峰成本补偿机制等诸多原因,应重点开拓新的天然气消费市场。

何勇健认为,我国应积极推进天然气价格改革,降低管输气价,逐步开放生产、销售气价,实施气、电价格联动;推进天然气接收和储运设施公平开放,扩大海上低价LNG进口,做大蛋糕,摊薄成本;合理布局天然气网络和服务设施,鼓励大用户直供;加强国内天然气勘探开发;海陆并举,常规与非常规并重。“通过大力实施上述天然气体制机制改革等措施开拓消费市场后,预计2020年天然气消费量可达3500亿立方米左右”。

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刘毅军也认为,天然气产业链发展到一定阶段,通过市场化手段配置资源是必经之路。

招商证券分析师柴沁虎认为,油气改革总思路可能是一系列试验性、渐进式的措施,但是不能排除大刀阔斧进行改造的可能。

不过,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调研员刘满平认为,天然气价格改革,在很大程度上是控制配气费。因为配气费占比例过高,环节过多,目前中国的配气费主要由增容费、计量费、调峰费、营业税金以及附加利润构成,“规范和控制配送气的费率水平是天然气价格改革的重要目标”。

改革三路推进

油气产业可分为上中下三游,上游包括油气勘探开采、进口,中游包括油气炼化、储运,下游包括油气分销。

作为一个油气资源较为紧缺的国家,我国在油气改革进程中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上下游产业的短时波动,如何在市场化之后建立健全监管手段至关重要。

壳牌中国区天然气副总裁沈柏霖认为,天然气市场化进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:从第一阶段的政府全产业链价格管制,到第二阶段的第三方准入、批发价格放开和市场准入开放,再到第三阶段的批发环节实现竞争和具备充分的管网处理能力,并进而拥有现货和期货交易。

11月26日,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正式投入运行。作为迄今为止国内品种最齐全、规模最大的国家级油气现货交易平台,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的目标是构建油气现货交易市场,让市场决定价格,这也是能源市场化改革的一部分。按照规划,交易中心将按照先气后油、先现货后中远期、先国内后国际的原则,开展天然气、石油等能源品种的现货交易。

11月14日,国家发改委决定在福建省开展天然气门站价格市场化改革试点。作为天然气第一个市场化改革试点,其成功与否对其他省份的改革推进将有重大影响。厦门大学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推测,“后期一定会进行试点推广”。

国家发改委要求,福建省物价局要完善天然气销售价格管理机制,合理安排销售价格;按照《关于加强地方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降低企业用气成本的通知》要求,减少供气层级,加强省内输配价格监管,努力降低用气成本;研究制定应对天然气气源价格异常波动的工作预案,保障市场平稳运行;适时完善低收入群体用气价格政策和社会救助机制,确保低收入群体不因天然气价格波动降低生活质量。

无独有偶,中石化、中海油和中石油先后公开油气设施信息,标志着油气领域中游环节引入第三方竞争。按照此前的油气改革思路和征求意见稿的说法,管网独立采取分步走的路径,先在三桶油内部实现管输业务的相对独立,业务和上游、下游彻底分离,资产和人员从母公司分离,财务独立核算,制定出管网无歧视向第三方放开的实施办法以及监管制度。

林伯强认为,在推广价格改革的同时,体制改革也应该跟上来。

柴沁虎坦言,希望能够以产业链为主线,从政府、市场、企业三个维度出发,对油气上中下游的矿权出让、勘探开发、管网储运、贸易流通和炼化等各个主要环节进行全产业链的市场化改革,从而建立起公平竞争、开发有序、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到决定性作用的现代市场体系。

 

首页 | 厦门大学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返回顶部

Copyright 2008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
Tel:86-592-2186076 Email:cceer@xmu.edu.cn
地址:厦门大学经济学院B202;邮编:3610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