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公告:
>

欢迎来到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

网站访问次数:
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新闻动态  专栏文章
林伯强:煤价大涨无实在基础 有投机资金影子

时间: 2016-10-17 来源: 中国证券报 作者: 浏览次数: 0

| 更多

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 林伯强

  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,煤炭市场经历了一轮长达4年的大熊市。据煤炭价格指数显示,期间广州港动力煤价格最大跌幅接近60%,而在大同、鄂尔多斯等煤炭产地价格跌幅超过75%。但是,自2016年年初开始,煤炭价格开始转暖,郑州商品交易所动力煤主力合约价格今年已上涨76%,大连商品交易所的焦煤主力合约则上涨了80%;同时,现货市场煤价也出现不同幅度上涨。本轮煤炭价格的上涨其实是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:

  首先,政府从今年4月份开始推行的煤炭企业276天工作日制度,通过控制生产天数的方式来限制产能。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联合发布的《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改善煤炭生产经营秩序的通知》规定,全国煤矿自2016年起全年作业时间不超过276个工作日,相当于在现有的合规产能的基础上乘以0.84的系数作为新的合规生产能力。276天工作日制度的实施,人为地、极大地改善了煤炭行业的供需状况和市场信号,基本上达到煤炭供需平衡。

  其次,今年以来,特别是进入三季度后,除了煤炭价格上涨,电力需求也出现比较好的增长。1-8月全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4.2%,其中8月份的增幅更是高达8.3%。铁路货运量增速也在8月份出现了三年来的首次正增长,如果囤煤加剧,9月份很可能延续增长。相对应的,1-8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8.4%,而8月份的工业企业利润增速达19.5%。对于经济企稳的预期,可能是导致煤炭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。

  再次,中国经济近年来增长速度放缓,处于去产能的收缩周期,造成对重工业产出需求的减少,进而导致煤炭及其他相关大宗商品的需求和价格下降。短期内价格过度下跌就会有反弹的要求,这也部分解释了年初至今,除煤炭外,铜、铝、螺纹钢、塑料等大宗商品的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上升。

  最后,关键因素是本轮煤炭价格上涨的背后不乏投机资金的影子。煤炭作为大宗商品,其定价往往会受到金融市场价格的影响,这意味着投机资金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快速影响煤炭价格。通俗说,就是价格可以跌很快,也可以涨很快。在正常市场状况下,投机者的存在有助于价格发现。但是,过量的投机资金参与,则有可能造成非理性的价格预期以及预期的自我实现,从而形成市场价格泡沫。

  其实,本轮煤炭价格的大幅上涨没有实在的基础。从需求侧说,目前对于能源需求反弹以及经济企稳,更多的还只是预期。从煤炭实际的生产运行数据上看,煤炭需求仍在恶化。根据国家统计局网站公布数据,今年1-8月,全国煤炭产量为21.8亿吨,同比下降10.2%。同期进口煤炭量为1.56亿吨,同比增长12.4%;出口567万吨,增长72.2%,结合煤炭企业的库存数据,估计1-8月的全国煤炭消费量比去年同期又下降了非常多。

  从供给侧说,煤炭行业产能过剩日益严重,需求下降可能超过了去产能的幅度,从根本上决定了煤炭价格无论如何难以维持高位。根据有关部门统计,中国煤炭产能在57亿吨左右,而2015年的煤炭需求量不足40亿吨,产能过剩30%。考虑去产能措施可能真正地去掉了一部分落后产能,目前市场短期内实现相对平衡的原因,除了部分高成本产能在价格低迷下主动减产,主要原因是政府276天生产限制,使得很大一部分产能被迫退出市场。

  煤炭投机资金的炒作有可能在短期内决定价格的变动,特别是投机资金可以通过囤煤或其他方式,引导或放大价格上涨预期,操纵市场价格暴涨。但是,最终决定市场价格的还是供需关系,目前市场只是由于产能受到人为限制,绝非没有供给能力。通过276天工作日制度,政府实际上控制了调节供给量的阀门。当市场出现非理性上涨的时候,政府当然可以通过增加供应来平抑价格。比如为了应对近期煤炭价格的过快上涨,相关部门在国庆节前部分放宽了276天工作日的限制,允许部分安全高效的先进产能在10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增加产量。如果煤炭价格继续上涨,政府还可以进一步释放产能来增加供应,市场重新进入供过于求的状态,预期转换,煤炭价格必然暴跌。

  客观而言,为保护煤炭行业,政府276工作日的政策设计有其合理性。从供需平衡角度看,中国57亿吨的煤炭产能中,扣除原先关停产能以及违规项目11亿吨后,还剩余46亿吨的合规产能。而在276工作日下,最终投入市场的产能在38亿吨左右,差不多正好满足国内的煤炭需求。此外,276工作日相当于按一定比例平均化地去除产能,这种方式虽非最优的资源配置手段,但能减小推行过程中的阻力,且立竿见影。如果用市场化手段去除产能,意味着部分低效的煤炭企业将被清理出市场,这往往涉及到大量人员安置、债务处置以及社会稳定等一系列问题,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。而通过平均化去产能的手段,可以避免短期内部分煤炭企业倒闭可能带来的社会风险,减缓紧缩过程的阵痛,为长期内煤炭行业更有效地去产能创造时间窗口。

  但是,煤炭行业并不是政府唯一需要保护的行业,对于宏观经济而言,煤炭就是能源中的一个行业,仅此而已。作为上游行业,以及其64%的能源份额,煤炭成本对下游行业影响重大,政府不可能无视煤炭价格的过快上涨。

首页 | 厦门大学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返回顶部

Copyright 2008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
Tel:86-592-2186076 Email:cceer@xmu.edu.cn
地址:厦门大学经济学院B202;邮编:3610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