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公告:
>

欢迎来到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

网站访问次数:
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新闻动态  专栏文章
林伯强:四因素掣肘中国分布式光伏发展

时间: 2016-06-23 来源: 中证报 作者: 浏览次数: 0

| 更多

  统计显示,2015年我国光伏新增装机15.13GW,其中集中式光伏装机13.74GW,占比91%。这令光伏装机的另一大阵营——分布式光伏装机备感尴尬。必须指出的是,即便占据新增装机规模绝大多数,集中式光伏装机亦非完美之选,其并网问题一直受到各方诟病。2015年我国平均弃光比例超过10%,而西北地区由于电力市场容量小、送出不畅,弃光率甚至超过30%。受到并网瓶颈限制,弃光成为行业常态,并由此导致我国集中式光伏利用小时数每年递减约5%。

  往前追溯,2014年中国政府定下了14GW的年度光伏装机目标,其中规划集中式光伏装机6GW、分布式光伏装机8GW。较高的分布式光伏装机目标体现了政府的偏好和光伏发展方向,但实际上,2014年新增装机中分布式光伏仅为2.1GW,只完成了目标的25%,而集中式光伏装机大大超过规划目标。作为发展清洁能源、推广光伏装机的“双轮”之一,人们不禁要问,为什么分布式光伏装机发展势头如此逊色于集中式光伏装机?政府厚望之下,又是什么牵绊了分布式光伏装机步伐?

  从世界范围看,分布式光伏发展无一例外都依靠政策支持,主要包括上网电价补贴和配额制。参考我国近几年发展实践,上网电价补贴推广比较成功,对于弃光严重的问题,政府在2015年的分布式光伏规划中也加入了类似配额制的内容。然而,即使是上网电价补贴与配额制双管齐下,光伏支持政策毕竟还需要考虑可操作性问题,若不实事求是与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,可能导致分布式光伏发展规划的无效性。

  笔者以为,中国在通过配额制解决分布式光伏发展利用方面尚存在困难。与世界主要施行配额制的国家和地区相比,目前中国配额制在成熟度与可操作性上还有很大距离。首先,其他国家与地区配额制是在电力市场化的基础上,由政府制定配额,供电企业或发电企业作为承担主体,而不是仅仅对各级政府进行责任分配。其次,市场化的运作机制保证了在这些国家可再生能源配额可被交易,更有利于资源配置,增强了配额制的灵活性与可操作性。再次,即便政府制定了大规模的分布式光伏配额,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也还需要各级政府额外提供优惠政策与补助,假若这部分资金来源无法明确,也不可能通过市场机制进行有效传导。因此,中国目前的配额制,无论从制定、运作机制、考核机制上都还无法体现市场的作用。

  并且,中国分布式光伏缺乏投资意愿,不同投资主体面临不同的问题。由于家庭用电量小且民用电价比较低,在不考虑地区额外补贴的情况下,民用安装的分布式光伏收益较低、动力不足。工业安装的光伏虽然由于工业电价高于民用电价而收益率相对可观,但也有三个影响收益率的因素:第一,与民用相比,由于公司经营变化、地点变更等因素,工业光伏项目的不稳定性更大;第二,工业光伏项目可能需要贷款支持,拉低了财务回报;最后,工业电价刚刚进行了下调,还有进一步下调的可能性,也相对影响了工业分布式的积极性。应该说,如果要达到2015年配额要求,政府是有意愿与责任引导分布式光伏投资的,然而由于分布式投资主体的多样性与分散性,政府很难进行直接主导。

  阻碍分布式光伏投资的另一关键因素,是安装分布式光伏的物理空间限制。通常来说,城市推广分布式光伏发电有两种途径:一是安装在公共建筑上,二是强制将分布式光伏纳入新建住宅设计。然而,与欧洲、美国相比,中国城市居民占有屋顶的比例很低,这两种模式均受到物理空间的限制,不足以满足分布式光伏的规划目标需要。以上海为例,每年50MW的分布式安装量大约需要50万平方米的适宜屋顶。根据2014年上海市统计年鉴,2013年上海学校、医院等大型公共建筑总建筑面积为3722万平方米。以平均楼层为6层,20%的屋顶可用来计算,大致可以安装光伏的面积约为62万平方米,仅能满足一年的分布式规划配额。而且由于屋顶只有一部分比较适宜安装光伏,南向的屋顶或平屋顶安装光伏较经济性。因此,上海每年新增的住宅能提供的分布式光伏安装面积其实不高,全国的情况应该大同小异。

  所以,在农村和农业用地上推广分布式光伏可能潜力比较大。国家能源局在《2015年光伏发电建设实施方案》中提出,各地分布式光伏应结合生态治理、设施农业、渔业养殖、扶贫开发等合理配置。这应该是现阶段比较可行的解决分布式安装地点选择难题的方法。而且,农村居民的屋顶面积也比较大,但是,如何解决农户分布式光伏投资融资难的问题,仍是农村推广分布式光伏的一个关键点。

  此外,中国现阶段中东部大部分地区存在雾霾,也是光伏发电难以回避的负面因素。中国分布式光伏应该在中东部经济较发达地区推广,有益于解决光伏消纳问题,优化这些地区的能源结构,长期则有利于环境保护与大气污染控制。然而,现阶段较差的大气质量会对光伏发电造成很明显的负面影响。根据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的光伏系统研究结果,雾霾重度污染时光伏有效发电小时数降低80%。按北京市环保局数据,2014年北京重度污染天数为45天,空气质量为优的天数为93天。所以,考虑雾霾因素计算北京市的分布式光伏发电小时数,如果仅考虑重度污染天数的光照降低,全年光照小时数约下降10%;如果取平均光照降低计算,全年光照小时数则可能下降35%。严重的雾霾天气也是分布式光伏经济性的一大“拦路虎”。

首页 | 厦门大学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返回顶部

Copyright 2008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.
Tel:86-592-2186076 Email:cceer@xmu.edu.cn
地址:厦门大学经济学院B202;邮编:361005